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LBS >

大股东蹭热点“花式”减持套现 汤姆猫IP生意陷生命周期“魔咒”

发布日期:2022-06-09 00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面对收入规模的大幅缩水,以及股票价格的震荡下行,汤姆猫开启了“蹭热点”的模式,以图提振二级市场的表现。元宇宙、NFT、脑机接口……近期这些火爆概念的背后都不乏汤姆猫的身影,当然,伴随这些热点概念的还有股东们的减持公告。

  曾几何时,“会说话的汤姆猫”红极一时,打开手机APP逗下这只“猫”成了最为当时流行的放松方式之一。然而,时至今日,与冰墩墩、迪士尼玲娜贝儿、环球影城威震天等新晋“顶流”IP角色相比,其名气早已大不如前。

  “会说话的汤姆猫”系列IP所属公司浙江金科汤姆猫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汤姆猫”)成立于2007年,是一家围绕“会说话的汤姆猫家族”IP为核心,线上与线下协同发展的全栖IP生态运营商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汤姆猫近年来收入与业绩整体呈下滑趋势,公司第一增长曲线汤姆猫系列IP已经出现“老化”迹象,生命周期正在经受市场考验。

  据了解,汤姆猫主要通过线上移动应用、动漫影视等内容的制作与发行以提升用户流量,线下通过开拓IP衍生品与授权业务、新商业服务业务等连锁业态,打造“会说话的汤姆猫家族”IP亲子品牌,以此实现IP价值的深度变现。

  根据财报显示,2018年至2020年,汤姆猫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.25亿元、18.31亿元和18.07亿元,其中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同比下滑32.83%和6.99%。同期,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9.04亿元、-28.07亿元和7.52亿元,其中2019年由于计提大额商誉减值,导致业绩“爆雷”,出现巨亏。

  而据其不久前发布的2021年业绩预告显示,预计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.53亿元至8.66亿元,预计增长0%-15%。不过,从整体来看,近些年汤姆猫的营收和利润规模出现了双双下滑的局面,其发展前景可谓“阴云笼罩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若按产品划分来看,2018年至2020年,汤姆猫的广告业务收入分别为10.44亿元、12.38亿元和13.83亿元,分别占营收比例的38.29%、67.65%和76.53%,呈现持续增长态势。水涨船高的广告收入让汤姆猫“广告味儿”愈发浓重,这意味着广告业务对其收入影响重大。

  据披露,汤姆猫的移动应用产品是通过内置广告和应用内购获取收入的,其以插页、横幅、奖励视频、视频广告、应用墙等多种形式,将广告向公司移动应用产品用户进行推送展示,进而获取广告收入。简而言之,依托于“广告+充值”模式即是汤姆猫的商业化变现方式。

  但是,随着汤姆猫对于广告业务的“依赖症”变得越来越严重,其所要面临的现实问题也接踵而来。

  首先,APP广告正在面临合规整改的严监管,尤其是汤姆猫APP中涉及的“游戏”“在线教育”等领域广告更是监管重地。根据工信部消息,工信部持续推进APP侵害用户权益专项整治行动,加大常态化检查力度,并在“3·15”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开展了APP侵害用户权益整治“回头看”,对问题APP进行抽测。不幸的是,汤姆猫继2020年被点名损害用户权益强制下架后,旗下《汤姆猫跑酷》APP再次因存在弹窗信息骚扰用户等问题而被点名,并要求其整改。

  其次,汤姆猫的APP作为休闲游戏,广告植入太多已经对用户体验造成了不好的影响。《红周刊》从App Store、、知乎等平台发现,汤姆猫已经因为广告过多、孩子误操作购买无法退费等问题屡屡被用户所诟病。

  由于汤姆猫APP的用户定位为4岁以上,其中包含很多少年儿童用户,因此,公司方面应该为此作出更为全面的考虑,在收入与用户体验方面作出平衡,而不是为了快速变现,一味“玩套路”“挖陷阱”,如果公司不及时作出改变,恐怕会引发用户大量流失的问题。

  此外,由于互联网行业商业化变现的难度日益陡增,汤姆猫的营收结构和变现模式都需要尽快作出调整,避免进一步陷入“广告陷阱”。

  作为核心基石业务,“会说话的汤姆猫家族”IP系列移动应用承担着公司第一增长曲线的重要任务,给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提供保障。但有意思的是,虽然公司将“会说话的汤姆猫家族”IP作为核心竞争力,但公司真正从该系列IP授权和游戏发行产生的收入,却在广告收入的强烈对比下显得相形见绌。

  《红周刊》发现,汤姆猫自2017年起才开始有IP版权收入,2017年至2019年,汤姆猫的IP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1.12亿元、2.87亿元、0亿元;2020年通过在线下开拓IP衍生品与授权、新商业服务等业态,在授权业务、新商业服务、媒体影视三项业务上分别实现0.45亿元、0.62亿元和0.41亿元,累计1.48亿元收入,收缩至2018年IP授权收入的一半左右。IP授权业务的缩水,说明汤姆猫的IP影响力和“吸金”能力已经大幅减弱。

  实际上,汤姆猫这个IP已经诞生11年时间,IP的生命周期已经逐渐“老化”。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《红周刊》表示:“一般来说,顶流IP要经历两到三年的打造期,五到八年的成熟期,通常来讲,整个IP的生命周期能到十至十五年算是比较长的了。总体来讲,IP的迭代以及生命周期,主要还是跟经营和运作有关。”

  与之相应的是,市场上从来不缺流量IP,从Line Friends的布朗熊、可妮兔,到泡泡玛特的Molly、Pucky,再到迪士尼玲娜贝儿……IP届不断推陈出新,年年都有新“顶流”。

  那么,IP“老化”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?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《红周刊》:“任何IP都有其生命周期,只是长与短的问题。要想打出差异化,一方面需要持续创新,即能够持续不断地给粉丝们带来有价值的思想或理念;另外一方面需要有持续不断的创新产品出现,以便持久留住粉丝们的关注,延长生命周期。”

  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,诸多公司都开始在原有IP的基础上,开发新的IP,以不断巩固和抢夺更多的市场份额。从这些参与者来看,无论是迪士尼、Line Friends还是泡泡玛特,都在IP衍生产品及相关业态的布局上不断坚持创新。再反观汤姆猫,抱着已经步入“老年”的汤姆猫和广告变现的商业模式,无视工信部的多次点名,颇有一分“任凭风浪起,稳坐钓鱼台”的佛系,如此状况,也就难免业绩走下坡路了。

  面对收入规模的大幅缩水,香港高手论坛赢天下,以及股票价格的震荡下行,汤姆猫开启了“蹭热点”的模式,以图提振二级市场的表现。元宇宙、NFT、脑机接口……近期这些火爆概念的背后都不乏“汤姆猫”的身影,当然,伴随这些热点概念的还有股东们的减持公告。那么,汤姆猫与上述热点概念的关联性又有多强呢?

  在2021年9月“元宇宙”概念遭到爆炒,汤姆猫在深交所互动易表示:“已经成立了元宇宙方向的专项工作组,协调境内外的研发团队,对特定品类的产品进行概念开发与立项工作。”然而,汤姆猫的这波操作引发了交易所的关注,由于未能客观、完整地介绍和反映公司相关业务对公司业绩的影响等实际情况,汤姆猫于2021年9月30日便收到了浙江证监局的《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》与创业板公司管理部的《监管函》,其“元宇宙”的故事也因此告一段落。

  此后“NFT”“脑机接口”概念兴起,汤姆猫的身影也再次出现,不过,在之后的机构调研中,其曾公开表示:“公司关于NFT等创新领域的业务探索尚处于初级阶段,短期内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显著贡献。”而脑机接口方面,虽然其在与妞诺霄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时表示,将展开相关合作,但此后却并没有开展进一步实质性推进的业务。

  有意思的是,虽然汤姆猫与元宇宙、NFT和脑机接口之间的业务关联仅停留在“表层”,但伴随着这诸多热点的炒作,汤姆猫的股东们的减持却紧跟节奏。从最近的数据来看,汤姆猫前十大股东中,有三大股东均进行了减持,其中,朱志刚、王健、金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减持3284万股、2535.81万股和2.26亿股,持股比例分别较2020年末减少0.94%、0.72%和6.43%,减持后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均降至不足10%。

  在今年3月的机构调研中,公司也对近期股东减持进行了回应:“公司层面目前各项业务推进顺利,基本面无重大变化,我们有信心保持业务的快速发展和业绩的稳健增长。公司股东于2021年12月及2022年2月披露了减持计划,以优化股东自身融资结构,降低公司整体股票质押率。”

  然而,汤姆猫股价自2017年以来长期震荡下行,令诸多投资者苦不堪言,公司经营状况不佳,大股东借热点炒作大肆减持,投资者恐怕很难从中看出公司股东们对汤姆猫未来发展的信心。

  据汤姆猫今年2月16日发布的《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》显示,截至报告书签署日,公司控股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股份8.39亿股,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为7.36亿股,质押率高达87.72%。有券商分析人士对《红周刊》表示,股权质押虽然本身是个质押问题,不过从结果上来看,如果质押到期后还不上欠款,股份被拍卖的效果和减持是一样的。

  而汤姆猫在同一日还发布了另一则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金科控股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其持有的3.11%股份至拓牌基金,股份转让价格为3.5元/股,股份转让金额为3.82亿元,相应的股份转让款用于偿还金科控股在财通证券的股票质押借款。显然,先将股票质押借款,再协议转让还款,汤姆猫股东们变着法减持套现的戏码仍在上演。

  在管理层花式套现背后,汤姆猫的问题或许早在2017年42亿高溢价收购“会说话的汤姆猫”IP创造者Outfit7时就已埋下暗雷。

  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,汤姆猫的商誉为36.48亿元。根据其今年3月发布的调研问答显示,汤姆猫目前商誉主要是2017年公司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并购重组海外子公司Outfit7时所产生。基于海外子公司Outfit7目前良好的业务经营情况、业绩实现情况,目前来看是没有商誉减值风险的。

  但实际上,早在2019年时,Outfit7就因累计未实现承诺业绩3447.03万欧元,而被计提了2.62亿元的商誉减值,而汤姆猫的另一家子公司杭州哲信当年更是计提商誉减值达23.2亿元。在汤姆猫近年业绩整体下行的趋势下,Outfit7又如何能保证业绩的持续向好呢?届时不排除汤姆猫商誉再次“爆雷”的可能。

  另外,据2021年三季报披露,汤姆猫正在线下领域进行亲子乐园的产业布局,加速扩大乐园版图。公司也在近期调研中透露,旗下汤姆猫亲子乐园业态以“自营+城市合伙人”的双轮驱动模式,已陆续在浙江杭州、宁波、绍兴、安徽合肥、广东佛山、珠海、山东日照、内蒙古呼和浩特等地的知名商圈内落地十余家汤姆猫家族IP主题室内亲子乐园。

  汤姆猫亲子乐园的运营模式以加盟商运营模式为主,直营为辅。《红周刊》通过公司亲子乐园招募了解到,汤姆猫正在进行城市合伙人的招募。根据所需提交信息,合伙人可选择是否现有场地,场地面积也需达到200平米以上,并且在计划投入资金一栏,合伙人最低需要达到投入100万元至150万元的标准,合伙人的投入成本并不算低。

 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,主题乐园产业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,目前,疫情仍在反复,相关产业“寒冬”尚未过去。有业内分析人士向《红周刊》表示:“本质上,这个商业模式盈利能力相对有限,目前行业存在的问题就是IP积淀不够。”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向《红周刊》表示:“受新冠疫情形势反复影响,目前亲子乐园的经营发展状况总体欠佳,当下时局进入显然具有较高风险,盈利前景亦难言乐观。”

  显然,公司近期重点布局的亲子乐园盈利前景并不乐观,如若公司战略布局失败,恐怕也会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(来源:证券市场红周刊)